誰也沒想到,一名非裔黑人,佛洛伊德之死,可能影響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

八年前,《黑暗騎士:黎明升起 The Dark Knight Rises》,有一段劇情是反派班恩Bane掌握主導權,把警察趕到地下水道,釋放囚犯,讓底層、基層的人掀起全城暴動,每個人發起狂來打家劫舍,看到有錢人的家裡就衝進去亂搶一通,甚至占為己有。

我永遠記得當時這一段看得我毛骨悚然,心想這一幕幕都是仇富的終極反應,不久的將來一定會上演。

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George Floyd

在美國明尼蘇達州,非洲裔男子佛洛伊德(Geroge Floyd)因為一張鈔票而被白人警察用膝蓋壓制致死案引發抗議浪潮,旋即引發全美示威抗議聲浪,到第七天,抗議行動遍及全美超過140城市,國民兵在至少23州及華府部署戒備;紐約、華府和洛杉磯等40個城市陸續宣布宵禁,傳出美國總統川普至少躲進地下碉堡兩次,被戲稱是Bunker boy

經濟與種族雙重弱勢 不願再忍

為什麼事態會演變成這麼嚴重?第一個原因自然是經濟,2007-09年的金融危機期間,美國頂級富豪的財富縮水,所得下滑幅度超過36%﹔但是在這波大衰退結束之後,股市回升、企業獲利反彈,2009年以來,全美增加的收入有95%集中在這1%頂級富豪手中。

相反的,依靠工資的其他99%廣大美國民眾的收入卻因為通脹和貨幣價值波動等因素持續縮水。到了2018年,這群美國最富有1%的人口,收入佔了全美國人年收入的五分之一,這1%的人跟其他99%人口之間的收入差距繼續加大,創下50年來的歷史新高。

 

偏偏疫情雪上加霜,2008年金融海嘯時,失業率約為10%2020年,在武漢肺炎導致經濟活動幾近停擺的情況下,三月到五月中的失業請領總人數累計超過 4000 萬人,白宮高級官員預計,在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開始好轉之前,失業率可能會達到25%

 

第二個關鍵,當然是種族歧視,川普上任後,美國長久以來的種族歧視問題,從稍微用文明禮教包裝、變得毫不掩飾,而此次事件起源的明尼蘇達州,就是全美各州種族就業率差距(employment gap by race),與種族收入差距(income gap by race)最嚴重的地方之一。根據天下雜誌報導,《華盛頓郵報》指出,明市的非裔家庭收入不到白人家庭的一半,只有白人家庭收入的44%,黑白家庭年收入差距達47000美元。非裔家庭的房屋自有率,更是只有白人家庭的3分之一。

貓女對蝙蝠俠說:「There​ is a storm coming.」。

成功色誘了蝙蝠俠的塔莉亞,身為忍者大師的女兒,為了完成父親剷除高譚市的遺願,臨死前啟動了核彈,蝙蝠俠親自開戰機將核彈載往海上爆炸。蝙蝠俠再次拯救了高譚市,而布魯斯韋恩,從必須為高譚犧牲的枷鎖中解脫、重生。最後一幕,喬瑟夫高登李維(Joseph Gordon-Levitt) 找到了蝙蝠洞,在蝙蝠群中站起升高的場面,著實讓所有影迷期待起下一任「黑暗騎士」。

只是我們回歸布魯斯偉恩的身分設定,他不是電影設定中,貧富階級的受害者,他不是底層、不是弱勢,相反的,他是個富豪,還是頂尖的那一群,只是他有信仰,所以最後才讓這場Storm有了一個Happy Ending。現實中的美國、香港、全球,我們有這樣的超級英雄嗎? 應該期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