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愛得再重,最終也只能成為彼此生命裡的浮水印

 

在確定分離的那個時候,她最悲傷的是,那些能觸而傷情的景物,都終將會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少。

她不會再經過那間在租處巷口亮著紅色燈籠的日式家常料理店,

也就不會連帶想起冬天他拎著一袋關東煮給她驚喜的溫暖;

他在他的城市鄰稻穀草浪而居,

經過台北總是匆匆,

應該也不會特意回到羅斯福路的夜市去吃一碗麻辣鴨血;

她送他的星龜居然早早仙逝,

他送她的仙人掌也沒活成;

更別說老是窩在一起看漫畫的那家租書店,早收攤了;

再過幾年,

他的孩子越長越大、工作越來越忙,

恐怕也沒時間去聽曾經牽起他們的陳奕迅。

當這些提醒著存在的一切都淡去,他們最終也只能成為彼此生命裡的浮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