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眼前路,總念身後身,留在最想停留的年月裡,但那真的是最好的嗎

 

每一部電影,最喜歡的角色往往有自己的投射,要不就是很像、要不就是嚮往。

我曾經在臉書上發了一篇祭品文,集氣許願希望章子怡憑宮二這角色拿下金馬獎女主角,一方面是她演得太好,二方面其實是因為這角色有太多自己的投射

我跟她一樣,都是膠著在「過去」的人。

很多年前曾經搭過一輛小黃,上車沒多久,司機大哥問了我的生辰年月日,再從後照鏡看我幾眼,便說:「每個人來這世上都有要修的功課,妳要修的,就是放手」那時候年紀多輕,怎麼聽得懂?多年以後體悟了,才驚覺當時是遇到了神仙吧?

我一直期待所有的關係都能停在最好的時候,但是漸漸地發現,不論各種關係,都會有遇到試金石的一刻。這個試金石可能是一句話,可能是一件事,可能是一個人,在關係上劃一下,就看出了那段關係的純度,無奈的是,很少看到百分百純金,倒是常驗證了掩蓋與虛假。

其實這麼說也過分了,純度八十九十也該滿足,但就是因為劃過那一下,心裡有傷了,距離也就遠了。我總是抱著這種遺憾而輾轉,為什麼所有關係不能就那樣停在最好的時候?

放手,捨下,是窮我一生要學習的功課。

.

ps.別問我小黃司機車號神人何在,我也很想找到他,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