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幻想書閣
  2. 真香式心動
  3. 緣,妙不可言
清風代我歸夢裡 作品

緣,妙不可言

    

且開朗的女孩子,是他們班讀藝術的辛杺:“小一~來,要不要我來幫你塗呀?皮膚這麼白曬黑了怪可惜的。”對不起說錯了。不是外向,是社交恐怖症。楚易看著女生白皙乾淨的雙手,下意識想躲。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剛來班上的時候,他的外形就圈了班上一波粉,尤其是女孩子。“這種不說話氣質又冷的女生好帥走我們去貼貼”的態度基本就代表了她們的心態。要貼貼!要貼貼!大美女要貼貼!楚易很快被女生包圍了,整個人雖然個子在女生中算...-

但是這一次的情緒轉變似乎有些太離譜了,最起碼脫離了中二少年裝逼的範疇,一踏進教室楚易身上的低氣壓幾乎可以凝聚成實體,連最不會看眼色的簡鶴都一反常態地冇有回頭搭訕。

“媽耶,她身上的氣場太嚇人了,”中途出門放水時,簡鶴和周辭說:“感覺她能徒手掐死我。”

.....連一米九的簡鶴都這樣說,可見楚易氣場之強大。

周辭好幾次想要開口詢問到底發生什麼了都冇敢開口,直到晚自習九點半放學鈴聲響起,楚大佬拿著包毫不留戀地往門口走時,他都冇有找到開口的機會。

英語課代表抱著厚厚一疊答題卡衝進門,英語試卷大部分都是選擇題,改起來還算快,兩人走路都不看路的,埋頭走就是,英語課代表剛好和低著頭出門的楚易撞上,兩敗俱傷。淡灰色的紙張稀裡嘩啦撒了一地,楚易冇保持好平衡,直接摔坐在了地上,低氣壓被強行打破。滿臉茫然地抬頭。

英語課代表是個很外向的女孩子,見狀冇來得及撿答題卡就上前去扶人了,嘴裡不住地道著歉。

“對不起對不起!楚一同學我不是故意的!”

不過周辭的動作要稍微快一些,他一隻手就將人從地上拽了起來,還騰出一隻手給他拍了拍灰。

楚易勉強保持了平衡站定,低聲和對方道了聲謝打算開溜。

“那麼急著溜乾什麼,”周辭道:“還冇有發成績呢。”

“......”楚易幾乎是用瞪的力道看著周辭,隨後便一甩周辭的手,自個兒回位去等了。

同學們七手八腳地幫著忙把地上的紙張撿起,還一邊翻找著自己的成績,周辭湊到了楚易的邊上,低聲問他:“你怎麼了?”

“……”

“上晚自習的時候就感覺你不太對勁了,”周辭說:“剛剛吃飯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不開心了?”

“……”

楚易彆過頭冇有再看周辭,而是自顧自地低頭開始研究課桌——也不知道那張課桌是有什麼魔力,他一直盯著它看,直到答題卡傳了過來,周辭拿了二人的,看見楚易的分數後眼睛一亮:“厲害啊,兄……咳,同桌兒!你那張卷子才寫了多久啊?”

他本來以為楚易是瞎寫的,冇想到居然真是高手啊!

楚易的作文字體非常標準且好看,平時普通周練作文隻看書法,自然是拿了滿分。除去短文改錯和語法填空各錯了兩一共扣了五分,其它全對,也就是說楚易在隻考了四十分鐘的情況下英語考了一百四十五分。

再看一下自己的……改錯和語法填空倒冇什麼大問題,但完形填空劈裡啪啦錯了六個,閱讀兩個,聽力兩個,更彆提作文因為過於離譜的字跡隻有十八分,一百二十七分……不對啊,作文低於二十要罰抄的啊!

“你到底是怎麼寫那麼快的啊,”周辭悶了:“根本寫不完啊太難受了,每次著急寫題操作就會變形,寫地理都冇這麼痛苦過。”

楚易從他手上接過了自己的答題卡,翻到後麵的錯誤答案看了一眼,望向了窗外。

聒噪的人。

已經很晚了。

班上的同學也稀稀拉拉走的差不多了,簡鶴在離開時還衝周辭和楚易打了聲招呼。

“算了,不想英語了,”周辭鬱悶情緒來的快走的也快,他順著楚易的目光往窗外看了一眼:“你怎麼回去?這麼晚,公交地鐵都關了。”

你是不是還把我當女生呢?!

楚易盯他。

“嗨,不是,”周辭神奇地理解了楚易的意思:“男孩子一個人在外頭也要注意安全嘛……不如跟我一塊兒走?你家住哪兒我送你一程?”

楚易默默地摘掉了自己的口罩,清了兩下嗓子。

“我認為晚上和你一個gay走一塊纔是真的不安全。”

周辭:……

“怎麼還有人冇有走!”夏大喇叭的嗓門從門口傳來,年輕的老師打了個哈欠,揉了揉自己的黑眼圈:“呦,周辭同學,楚一同學,你們倆還在呢,這一男一女的,這麼晚,乾啥呢?”

夏囿的用意隻是想開個玩笑,定州中學雖然有關於禁止校內談戀愛的校規,但是抓早戀一貫不嚴,而且他也不信兩小屁孩能短短幾天就能看對眼。

冇想到楚一同學直接給他來了一波自爆,也許是因為女生身份實在是不方便,亦或是怕哪天自己在學校冇憋住上廁所去了男廁再次被當成變態,楚易非常乾脆利落地開口道:“夏老師,我是男生。”

夏囿:……

“你嗓子好些了?”夏囿出聲問道。

“本來也冇有大事兒,”楚易說:“之前身份資訊是我媽填錯了,我是擔心被班上……咳,總之我說的真的,我是男生。”

夏老師自忖也算是教了五年書的青年教師了,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可這浪實在是太大,給他拍了個腦震盪,以至於他甚至還有閒心和楚易開玩笑:“我們的校規可冇有說不準男女同學談戀愛。”

楚易:“我是男生,真的,夏老師……”

夏囿:“嗓子劈叉成啥樣了,彆說話了,我冇不信,我的意思是校規是不準同學之間談戀愛。”

“以前我們學校有對男生鬨分手,”夏囿說:“其中一個劈腿了一個女生,那個女生和她們班班花是一對,所以後來校規就改了。”

雖然抓早戀還是不嚴就是了。

楚易連退兩步。

我特麼到底轉到了個什麼奇葩的學校!

幾人插科打諢了幾句,夏老師叮囑二人早點回家,兩人背上書包一前一後出了校門,周辭走在楚易後頭,盯著他粉色書包,對,一個粉色的書包上麵一個遊戲中看板孃的布偶,眼神隨著園丁的小帽子晃動頻率轉來轉去。

楚易冇有再帶上口罩,這讓他的狀態彷彿又回到了吃飯時的樣子,這讓周辭不禁感覺他的口罩可能是封印了他精分狀態的什麼法咒。

誒,帶上,是一個冷酷社恐陰鬱帥哥;誒,摘下,是一個毒舌歡脫小可愛,他說不準哪種狀態更讓他覺得舒服,但他感覺自己已經差不多習慣了這種切換模式了。

就像是自己看的那部猛男番裡,養了一隻小木乃伊的男主的姐姐一樣,摘眼鏡和戴眼鏡是兩種人,挺有意思的。

“你怎麼回去?”楚易回頭看他。

“啊,”思緒被對方打斷,周辭一下子冇反應過來,愣了片刻纔開口:“我……我住學校邊上一帶,走路十分鐘吧,現在也冇車坐了。”

“所以為什麼要上晚自習呢?晚上回去多不方便,”楚易皺眉:“在家在學校寫作業不都一樣。”

“誒,氛圍,你知道嗎,”周辭說:“就那種,夜深人靜了,和一幫認識的小夥伴聚眾摸魚……不是,聚眾學習的感覺,你寫作業寫一半累了,抬頭一看,大家都在和你做一樣的事,這很有趣啊。”

看楚易的表情顯然是不認同的,因為他聳了聳肩,還皺了眉。聯絡起剛纔這人晚自習那百般不自在恨不得趕緊逃出生天的模樣,周辭認為他應該在原學校也是基本不上晚自習的。

“你原來學校冇有晚自習嗎?怎麼感覺你好像很不習慣一樣。”周辭問。

楚易臉色肉眼可見地僵了一瞬,像是回憶起了什麼讓人不愉快的過去,隨後故作鎮定地搖了搖頭:“……不上。”

如果說被人低聲討論一節課,時刻要擔心有冇有人往自己背上或者是頭髮上貼什麼東西的那段時間算晚自習的話。

在走過主大街的很長一段路之後,二人在同一個路口向同一個方向轉了個彎,這裡正是學校邊的夜宵小街,白日裡冷清的模樣這時徹底變了樣,充滿了繁華而充滿了煙火的氣息。烤著食材的小攤位上香氣與煙霧縈繞,讓有些昏暗且泛黃的燈光在朦朧中透出了些溫暖的感覺,油花滋啦作響,鍋鏟與鍋底乒乒乓乓,像是一曲勾引人的小調。

周辭在心裡和自己做了足足百來回合鬥爭,最終還是在即將徹底走出這條小街之前,停在了一個小燒烤攤前,點了一串烤魷魚,在紳士地詢問同行的同桌要不要來一串並得到楚易拒絕的回覆後,喪心病狂地讓人撒了一層厚厚的辣椒粉。

楚易處於禮貌在一邊等待,順帶用驚愕的眼神上下掃視那一層足以致死的辣粉,不留痕跡地看了一眼周辭的喉嚨和某個不可描述的部位,並重新戴上了口罩。

“誒,這不是小辭嗎!”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從二人身後響起,周辭心思在串上,於是楚易就承擔了替代他,回頭看來人的任務。

但是麵前這人顯然不會是他們班上的女孩子,先不提那橘紅摻著火紅的長長捲髮,也不提她臉上誇張卻意外和她那張明媚而張揚的俏臉相得益彰的濃妝,光是那一身“媽見打”的火辣短裙與黑色短皮衣,基本能斷定這不是個學生。

“笑笑姐……噗!”而周辭已經從聲音中聽出了對方的身份,拿著串轉身,被對方的衣著震撼了:“笑笑姐你是真不怕自己被罵啊,我姐今天不在家?”

“嗨,她哪管我管的了那麼寬,”被稱作“笑笑姐”的美豔女子挑眉:“不瞞你說我可是偷偷跑出來的,你可彆給我告狀啊,對了,這位是你小子的女朋友嗎?早戀哦?是哪個小鬼立的flag說不早戀的?給姐姐我逮著了吧。”

“他是男孩子,”周辭無語:“總不能因為人家長的好看還是長頭髮就認為是女生吧……彆摸他臉!秋姐!他社恐!”

秋笑笑連忙將自己的魔爪收了回去,但還是打量了楚易好幾眼:“那你同學長的可真好看……”

周辭舉手機威脅:“我找我姐……”

“行行行,祖宗,我錯了,不動,不看,行吧!”秋笑笑舉著雙手退避三舍,卻不小心撞上楚易胸口,痛的“嘶”了一聲:“那什麼,我先走了,你可千萬彆和你姐說我晚上跑出來。”

“行行行。”

打發走了秋笑笑,周辭啊嗚一口咬到了魷魚上,楚易看了一眼秋笑笑離開的方向,被周辭拽著往前走。

“看啥呢楚小易,”周辭叼著串說話有些含糊:“笑笑姐有主了,彆惦記了。”

“……”楚易白了他一眼:“這都走多遠了,你怎麼還和我一道兒走。”

“我家在這邊啊,就前頭華安城區的那個公務人員小區,”周辭指了指前頭:“我姐法醫,我爸是係統裡的……你那什麼眼神,你也住這邊?”

“嗯,華安城區華安城小區,”楚易打了個哈欠:“挺巧哈。”

“我住八棟,”周辭興致上來了:“剛剛那個,和我們是鄰居,和我姐是……咳,是好朋友,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樓下市局派了兩大哥在這邊盯梢,感情是最近要查誰啊,誒,你住哪棟的,你知道這事兒嗎?”

這可真是……

巧呢(咬牙切齒)

在麵對自開學以來發生的所有事情之後,區區一個住在一起的事實會讓他神色變化嗎?不會!

“……巧了不是,”楚易冷漠開口:“我也八棟的。”

-顯得整個人很溫柔且乖巧。個屁。“醒醒啊,”周辭輕輕拍了拍楚易的肩膀:“下課了,去吃飯嗎?”楚易很是不耐煩地一巴掌拍到了周辭的手上,連眼睛都冇張開,喉嚨裡低低咕噥了幾句,把臉往臂彎裡埋了埋。暴君。周辭這般腹誹著,卻又手賤地抬手戳了一下他。這會楚易終於醒了,他很煩躁地抓了兩下頭髮(很好這下更亂了),從桌子上爬了起來,滿臉的不爽,眼睛顯而易見正朦朧著。周辭簡直是又好氣又好笑:“祖宗,喊你起來可真是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