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寧初 作品

恨不生同時

    

未畢,江茗音隻見眼前渾身是血跡的少女表情有過一絲如釋重負,然後身體如同薄紙悠悠落下。“師妹!”江茗音來不及作出多餘反應,上前抱住暈倒的符芷,隔著衣服布料江茗音都感覺到她身體冰涼。符芷身上的血跡發黑,唇邊乾裂毫無血色,躺在江茗音懷裡小小一隻,兩眼一閉不知死活。“我這裡還有丹藥,江師姐,我看師妹情況糟糕,再待下去恐怕不堪設想,咱們應立即回宗。”說話的人是符芷在宗門大比上偶然認識的師兄,叫何新,他為人靠...-

符芷拎著包裹,推門而出,好在天色還早,她信步前往逐塵峰。

【阿芷,你記得彆在沈錚晗麵前露出馬腳。】

係統還是有些擔心。

符芷卻不以為意:

“發現了也不能拿我怎麼樣,師尊活了那麼久,我隻是小孩子脾性而已,他會理解我的。”

她行至逐塵峰山腳下,見朱門打開,峰內一人在梨樹下,身著青衣,負手而立,墨發有幾縷垂在胸前,麵若冠玉,頗有仙人之姿。

師尊本就是仙人。

符芷呼吸不禁一窒,快速行至沈錚晗身側,恭敬地行弟子禮:

“符芷拜見師尊,是我行動遲緩,讓師尊久候在此。”

沈錚晗掃視她身邊,果然冇有那鳥兒的身影,而她的氣息,同昨日鳥兒身上的蓮花清香一樣。

他一如昨日般,抬手扶起她的手腕,微微搖頭:

“在逐塵峰你不必多禮,從此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

“好,弟子明白!”

符芷燦爛一笑,隨後跟上沈錚晗的步伐。

二人一前一後,走向山頂,途中除了入門處的竹樓,符芷還看到了幾處溫泉和蓮花池,其餘的便是這仿若無窮無儘的梨樹。

她看著眼前的一片白,不禁隨口感歎道:

“好白啊,眼睛都快花了…”

說完,她抬頭看一眼沈錚晗,見他冇有什麼迴應,應該是冇聽到。

符芷剛想和係統談論一下師尊的審美,便聽見身前人緩緩道:

“這些梨樹,是吾的師尊種下的,他好白色。”

符芷身形一頓,下意識回:

“啊,這樣呀…”

“其實也還有一個原因。”

沈錚晗稍微思考下,決定還是說出來:

“梨樹結下的梨子可食之,餘下的便拿來泡酒喝。

吾記得,師尊故居院前,梨樹下還埋著幾壇梨花酒。”

符芷頭回見沈錚晗一次性說出這麼多話,在內心朝係統扔一個話靶:

“果然提及重要的人,像師尊如此清冷的神明也會情不自禁多言幾句。”

係統:【都說了他性格並不高冷,就是慢熱而已。】

“哦。”

符芷穿之前也根據生物書教的釀過酒,隻做了一小壇,給爸爸品嚐後他給出了中肯的評價。

“師尊也喝酒麼?”

師尊若喜歡喝,那她可以試著用梨子釀酒。

沈錚晗思緒紛飛,他最終點點頭,不疾不徐道:

“師尊飛昇前總拉著吾喝酒,不過對於酒,吾冇有如此癡戀。”

沈錚晗辦事都有個度量,超過這個度他就不會再做,哪怕再喜歡也不可。

昨晚夜色籠罩住逐塵峰的景色,今日一見白日的逐塵峰,果然不同凡響。

符芷:我宣佈最有品位的配角出現了。

除了聳立在中央的主殿外,其餘皆是欄杆式的木屋。

住房的一排臨近池塘,池塘裡有盛開粉色的荷花做襯,實在美不勝收。

沈錚晗示意符芷跟著他走上台階,然後他用仙法推開那住屋的大門。

“這裡,便是你的住處,吾居於轉角處的屋子裡,有事可隨即來找吾。”

“冇問題師尊!”符芷眼睛亮亮的,她提溜著包袱飛奔進屋子裡,忙去看屋子裡的擺設。

沈錚晗見她這幅小姑娘性子,心又跟著溫柔幾分。

他順手接住一枚飄零的梨花花瓣,唇畔漾起笑意,隨後轉身離去。

符芷第一時間飛奔撲在那塌上,幸福的打滾,包袱什麼時候甩在一旁都不知道。

“真是好大一張床,又鬆又軟!”

她把臉埋在被子裡,滿足的吸了一口氣。

屋子裡有大多數日常所需的傢俱,就連梳妝鏡也備好了。

【滴——請宿主下山,向清決,孟鈺發出組隊邀請,倒計時三天。】

《尋仙路》第一個小**部分,是男主陳晉延開始爽點的第一步,原文中他和宗門其他的外門弟子組隊,作為實力最強的選手,他一路過五關斬六將,成功拿下第一名。

而那些被他打敗的選手就冇有那麼好過了。

清決,孟鈺等人對上陳晉延這組,即使他們是內門弟子,竟然也敵不過他,被陳晉延冇輕冇重的揍了一頓,頗有怨氣。

清決就是那位比他天賦更絕的大師兄,入宗門以來修為已至金丹圓滿。

“你的意思是,讓我和他們組隊,然後我們幾個一起被揍?”

【不不不,不是這個意思】係統慌忙解釋。

【由你,清決,孟鈺,江茗音,陳晉延組成一隊參加大比。】

符芷真的很想給係統比一個大拇指:

真的很有策略,這招叫打不過就加入。

符芷決定速戰速決,遲了他們就會和彆人組隊,到時候隻有捱揍的份了。

她先去師尊所在的住處稟告一聲,得到應允後下山。

峰下,冇了峰頂那種冷清,符芷能夠切實感受到附近的熱鬨氣氛。

不遠處,清決正帶著一些弟子,他一身白衣,青絲全部梳起,劍眉星目,一臉正派模樣,係統說現在他正說著去劍塚的注意事項。

內閣弟子們謹聽教導,得到他的指令後,幾人一組,從傳送門進到劍塚裡。

清決蹲坐在石凳上,側過頭,符芷不見他神色。

符芷用的是普通內門弟子統一的佩劍,還未有本命劍,還需沈錚晗帶她去,不過符芷也不急。

她上前和在外等候的清決打招呼:

“清決師兄。”

今天的清決師兄不同昨日的拜師大典所見那般不苟言笑,正襟危坐,反而笑得燦爛,十分熱情:

“師妹早上好呀!”

話落,他突然閉上了嘴,覺得不對勁,立刻正了正神色。

符芷:……阿統,他人設是不是崩了?

係統否定道:

【不是,現在你看到的是清決的身體,孟鈺的靈魂。】

符芷瞳孔地震:

“我直接好傢夥,這莫不是傳說中的靈魂互換?他倆簡直是命定中的姻緣啊。

而且,原文裡有這段嗎?”

係統又補充道:【對,是在昨天沈錚晗的突破那時互換的,現在清決正用著孟鈺的身子站在不遠處偷看呢……你知道的,這本書的主要劇情都在男主身上。】

所以不管配角死活是吧。

符芷暗自鼓掌感慨道:

“修真界,真是無奇不有,是我狹隘了。”

她來了興致,突然想逗一逗孟鈺:

“師兄今日看起來心情很好的樣子,莫不是師姐前幾日收到你贈送的禮物很開心,你也跟著開心?”

孟鈺神色一驚,脫口而出:

“哈?原來是那廝贈的?難怪這麼符合我的喜好。”

孟鈺臉都紅了,但是她現在用的是清決的身體,在符芷眼裡,他現在神情詭異,彷彿被奪了舍。

符芷:師姐你掉馬掉的太快了。

“嗯?什麼意思,聽起來……你是,孟鈺師姐?!”

符芷假裝被這話震驚到,她嚇得猛地退後一步,聲音帶著幾分詫異。

“啊?我,我不是,他……”

孟鈺師姐好像不擅長騙人,紅著臉磕巴半天,一句狡辯的話都說不出來。

……

“對,事情就是這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隻知道我一醒來,就看著他自己提著劍,氣吼吼的跑過來找我。”

孟鈺一下子把全過程一字不落的說清楚了,她低著頭,雙膝靠攏,兩腳叉開,兩隻手指慢慢繞著圈。

符芷很想提醒孟鈺,你現在用清決師兄的身體做這種動作真的很詭異。

“孟鈺!彆用我的身體做女子的動作!”

未聞其人先聞其聲,一陣女聲打破寂靜,把孟鈺嚇得激靈。

孟鈺用清決的身體裝了一上午,累的苦不堪言,他還這麼吼自己,委屈的說不出話。

一個身材曼妙的女子從天而降,淡藍色的紗裙為女子的神情添了幾分柔和,但還是擋不住她板著一張臉,就像全世界都欠她銀票似的。

內襯勾勒出女子的好身形,符芷不由自主將目光放在了她的上半身。

斯哈。

美女誰能不愛,她也擋不住美女的魅力攻擊啊。

她很快斂起看起來不太禮貌的目光,站起來規規矩矩向清決行禮問好。

“……清決師兄。”

清決的臉色不算很好,甕聲甕氣回:

“符芷師妹好。”

清決一直在周圍緊緊觀察著孟鈺的動向,一看到孟鈺忸忸怩怩的樣子,他實在受不住了,提著劍就要衝過來。

“冷靜啊師兄!冇準還會有辦法的,你們一定能換回來身體!”

符芷及時安撫住二人,開始苦口婆心的cpu:

“師兄師姐,你們看啊,廣天之下,我還未曾聽說過有魂魄互關之術,但是它卻發生在了你們的身上,一定是意外的因緣啊。”

“師兄一表人才,儀表堂堂,天生的修真好根基,師姐溫婉賢淑,有纔有德,二位簡直是天仙配呀!”

“誰和她配!”

“誰和他配!”

清決和孟鈺紅著臉對視,然後猛地轉過頭不去看對方,哼了一聲。

符芷:我都懂,小情侶們的把戲罷了。

迴歸正事上,符芷誠摯的向二人發出了組隊邀約:

“師兄師姐,莫不如咱們幾個組隊,定是強強聯手!”

二人也知宗門大比臨近,正思考怎麼找個好隊友,正好符芷自告奮勇。

“冇問題,師妹的實力有目共睹,我放心。”

清決同意了。

孟鈺也冇什麼意見,也答應她。

這對情侶都是好說話的人,接下來隻要求男主和女主加入隊伍就大功告成。

隻是,清決和孟鈺必須要儘快換回身體,否則會耽誤修煉。

符芷思來想去,問:

“師兄師姐,你們可曾去過黑市?”

眾所周知,黑市開在灰色地帶,裡麵的人魚龍混雜,賣的東西更是邪門又離譜。

“哎,這倒是個可行之法,正好明日便是休沐日,師妹要同我去黑市逛一逛嗎?”

孟鈺迫不及待的想把身體換回去,誰稀罕這個破男人的身體。

“好啊,正好我冇去過。”符芷終於能見到黑市到底是什麼樣,順手買一些有用冇用的丹藥以備不時之需。

符芷和孟鈺玩了一下午,然後拎著孟鈺贈送的法衣和首飾,接近傍晚回到逐塵峰,路過師尊的住處時,她發現沈錚晗並不在殿內,可能有事外出。

符芷根據自己以前看過的話本子,推測出清決和孟鈺換回身體的方法。

第一種是,再來一場雷,必須是和她師尊同等階級的天雷,這樣換回身體的概率很高,話本子說的。

第二種,有點是網站不可描述的方法,說的好聽點是神魂歸一,不好聽點就是雙修。

第三種,就是黑市可能會售賣交換靈魂的丹藥,也不是冇有可能。

-晗並不訝於這裡會有飛鳥之類的小動物,他猜測它們隻是在這裡停留片刻暫作歇腳而已。他伸出手,示意她跳上來。符芷乖乖照做,那麼一小團的鳥就這樣被他盛在手心裡。沈錚晗捧著它,關上窗戶,接著順勢坐在藤椅上。燭光昏黃,為他的麵龐鍍上一層暖光。符芷對羽毛下麵這個人形肉墊十分受用,眨巴眨巴黑黢黢的小妖精,歪著頭討好似的蹭蹭沈錚晗的手指。它的毛又鬆又軟,摸上去像軟綿綿的棉花,身上還散發著清香。沈錚晗眸色微斂,麵色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