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穀幽靈 作品

第八章

    

要堅持住,不能讓那個女人得逞!”烏鴉道“這豈是我想堅持便能堅持的,我的腿已經凍僵了。再說葉夕霧真想凍死我又怎麼樣?像我這樣的人,想必就是我死在盛國了,也不會有人在意吧!”“彆這樣想,你不是還有個叫蕭凜的朋友嗎?他一向照顧你,你若死了,他會為你難過的。”“我們不是朋友。我們怎麼可能是朋友,蕭凜他是盛王最寵愛的皇子,盛國子民愛戴的山茶花殿下,而我不過是一個無權無勢遭人厭惡的景國質子。”“好吧!那你是想...-

澹台無極死了。澹台燼知道的時候,內心冇什麼波瀾,澹台無極對他多年來的不理不睬,已是他逐漸模仿了父親這個概念。

眼下景國新皇登基,國勢不穩,盛王欲利用澹台燼進一步攪亂景國局勢。便令人傳他入宮,想試探他是否有回國的想法。

澹台燼在與盛王的交談中便已猜到他是想將自己當做棋子,而這,倒是讓澹台燼想到了自己離開盛宮的初衷。

澹台燼不想做盛王的棋子,於是便拒絕了盛王送自己回景國的建議。他不想再被彆人掌控自己的命運。

回去的路上澹台燼明白自己差不多該離開了。

自己此番拒絕了盛王,對他已經無用了,盛王怕是已對自己起了殺心。

而葉夕霧不久前也從寺廟回來了,聽烏鴉說葉夕霧找人扮成山賊引蕭凜英雄救美,被葉夕霧識破後惱羞成怒。澹台燼聽後冷笑了一聲,葉夕霧對蕭凜,當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如此死纏爛打,真是令人厭惡至極。而後他又聽到烏鴉說蕭凜在葉夕霧麵前表示此生隻愛葉冰裳一人時,他緊緊捏著手裡的杯子。

烏鴉看他這樣,問到:“你不會是嫉妒了吧?”

“嫉妒,那是什麼?”

“嫉妒就是看到自己在意的人和彆人在一起,心裡會感到不舒服,不開心。你現在心裡不舒服?”

“嗯。”

“嘖嘖,你這樣可不行啊。蕭凜他遲早是要與葉冰裳成親的。待她們二人成親後,葉冰裳就會成為蕭凜最親密的人。”

“最親密的人?”是的,從蕭凜救下他並細心照顧他起,他就不想僅僅隻和他最朋友了,他也想像葉冰裳一樣,成為蕭凜最親密的人,站在蕭凜的身邊。

這番澹台燼正想著該如何離開景國。那番龐宜之下山了。

-鼎。澹台燼覺得鼻子一酸的,眼睛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要流下來了。蕭凜,這個人真的從小到大都在保護他。他的心裡,有一朵小花苞破土而出了。“蕭凜,你真好啊”!澹台燼哽咽地說。他不知何時,流下了一滴眼淚。“澹台殿下,你……流淚了”。“我冇事,謝謝你今天來看我,也謝謝你對我說這些話,你是第一個對我說這些的人,蕭凜”。蕭凜從懷裡拿出了一塊繡有山茶花的手帕,遞給澹台燼,便起身道:“澹台殿下,凜仍有要事,見你無礙,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