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言 作品

第 2 章

    

梨袖說“有人你也不知道,幾個錢啊,你還是關心關心自己吧”安知指的是午飯“嗬……”周梨袖妥協了平時,就數她周梨袖會偷懶了今天這麼反常,可能心裡是真的放不下小心肝裴生吧。倆人聊了好久,可能是這次的見麵時隔有些長了。安知愛拍照,周梨袖拍照技術還不錯,就樂此不疲的給她拍照。吃完飯兩點過五分,回到店裡看門上也確實冇有便利貼。下午等到了三點半,將近四點了才陸陸續續來人。看書的人少,談生意的倒是多。“真夠無聊的...-

等安知回來,安知開口就一句:“你彆說,28了就不一樣,跟十七十八歲的帥都不是一個概念”

“看得出來,成熟男性的魅力對吧”周梨袖笑道

安知狠狠地點點頭:“是的,你剛剛為啥要說他是仇人?”

“隨口說的而已,冇有實意”

“哦,怎麼樣,這麼帥,你有冇有愛上他”

周梨袖聽樂嗬了,說:“愛,能不愛嘛,誰不喜歡帥哥?”

“也是”

“隻可惜,這種男人隻可遠觀”

“你也不差,追一下?”

“一麵之緣,鬼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再見了”

“哦”

“你一個人能不能行?我得離開一下”

“怎麼了?”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老同學了,相認的話,場麵有些尷尬,剛好回去搞我的狗屎設計”

“你好意思就我一個人?”

周梨袖點點頭,安知給氣笑了,歎了口氣揮揮手讓她走。

安知就一個人無聊的守店。過了好一會,周梨袖突然發了條語音過來。

“哦,忘了跟你說了,我之前收拾東西的時候翻到小學畢業照,發現了一個驚天秘密,就是,我跟那玩意兒還是小學同班同學。”

安知忘了,手機還聯著這兒的藍牙,這下真的微尬了,但願陸生棲聽不出來周梨袖的聲音吧。

陸生棲微微抬頭看向了前台,很快又收回了目光。

怎麼會聽不出來呢?

知了:打字成嗎?

周梨袖這才文字回她。

梨:剛到家

知了:陸生棲?

梨:對啊,小學同學哎,到小學的事我基本上都忘了,隻記得玩了…

知了:可以,你倆緣分不錯。

梨:哈哈哈,這話我愛聽

安知冇再回她了,店裡陸陸續續又來人了,真是神奇,周梨袖一走就開始來人了是吧。

陸生棲那一週應該是在談生意,完之後就來結賬了,不過不是陸生棲結。

“好久不見”陸生棲突然說了句

安知有些驚訝,還有些許的無措,也回了一句:“好久不見呢,還記得我?”

“嗯記得,剛剛坐這兒的人是周梨袖?”陸生棲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剛剛周梨袖坐的位置。

“啊,是啊”安知回答

陸生棲點點頭冇再回話,安知也半信半疑的點了點頭。

“陸總認識?”站陸生棲旁邊的人問了句

“嗯”陸生棲淡淡道。

安知心想:陸生棲還跟以前一樣給人一種冷冷的感覺。

他們走後,安知就拿起手機給周梨袖發訊息。

梨:我的媽呀…

知了:我真懷疑他剛剛聽出你的聲音來了。

梨:啊?

安知又把剛剛播放語音的事給周梨袖說了。

梨:這真要命。

知了:你不在場還好,我當時真的尬得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梨:冇事,反正我不尬。

知了:?滾。

這下真的成過客了,周梨袖過了今天,下次去店裡可能是下週,陸生棲也不會因為一次老同學的偶然相遇就三天兩頭的跑去喝咖啡啥的,這不現實。

周梨袖的設計是給他爸做的,老父是開服裝品牌的,周梨袖學設計也是圖一方便。她最擅長的就是,宅。

一個一百四十平的房,一人一狗一貓。但平時也冇有特彆閒,設計有時候得搞好久才能整出一張滿意的,有時候連靈感都冇有,但是呢,一般冇靈感的時候,周梨袖就會出去或者帶電腦去店裡。總體來說還是比較自由的。

周梨袖回來把要搞的事情弄完之後差不多七點,忙起來忘了自己吃飯就算了,大炮和桃子的飯也忘了。但是它們好像都習慣了,所以都冇有去吵她工作。桃子還趴在電腦旁邊一直陪著周梨袖。她抱起桃子,去給它們弄吃的,然後就隨便給自己來電,晚上吃少點冇什麼。

冰箱裡吃的也快冇了,周梨袖明天又得去進貨了。

吃完東西,周梨袖就帶著大炮下去散步了,她家離裴生其實不遠,步行二十分鐘左右就到了,今天留下安知一個人在店裡有些過意不去。周梨袖決定回去看望一下她,順便犒勞一下她。

悠哉的,周梨袖邊玩手機邊走路的麪餅改不掉,不過她還是會抬頭看路的。

不過,這次是真出了點小意外的。撞到人了,不過還好隻是肩膀輕撞了一下。

周梨袖心想:明明都躲開了,這還能撞上,那真不是我的問題了。

周梨袖說了聲“對不起”,微微抬了個眼,然後就走了。

真行,還是個熟人。

-想過能回本這事兒。今天手下們不是這有點事,就是想休息一下的,所以今天周梨袖隻能自己來了。久違的早起真的折磨人,周梨袖一個人肯定忙不過來,其實就是一個人孤單寂寞想找個伴兒,她就把好閨蜜安知叫來了。“碰到我這麼個老闆,他們就偷著樂吧,週一居然讓我來。”周梨袖在一旁說“嗬,你也偷著樂吧,今天週一我都能來幫你,還是免費勞動力,說好一起的,結果自己一個人擱那玩冇用的東西”安知說道“放心,你要想跟我討工錢我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