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園夢老 作品

自述

    

把寇島的人趕出我們那個城市。他當時激情昂揚,堅定不移,我就知道,我攔不住他。我隻好按照他說的去做,到了第二天晚上,響起了槍聲。時斷時續,就好像是一場場的噩夢。我一夜未眠,提心吊膽的等待著。終於到了第三天的早上,一切停下來了。我聽見有人說,打仗了,但是,那些想擊退寇島的人,死傷無數,很多人的屍體,被掛在了城牆上,甚至還遊街示眾的。我不敢去看,也冇有勇氣去。我想,他說不定就在其中。我又等了一個多月,依...-

第619章荒亂的歲月

顧老太太沉浸在回憶之中,眼淚也漸漸的濕潤了。

過了一會兒,她才緩緩說道:“不好意思,突然想起這些,就仿如昨日一般,時間真的過的太快了,昨日還是吃青梅騎竹馬,而如今,已經是滿頭華髮。”

江南很讚同,問道,“後來呢,又發生了什麼呢。”

顧老太太繼續講了起來。

“後來啊,他纔跟我說,當初見我第一眼,就已經被我給吸引了,他就是用了個笨辦法,雖然第一印象不好,但是,卻找到了多次跟我接觸的機會。

那天開始,他時不時的就來找我,藉口是還錢,實際上在悄無聲息的跟我培養感情。

他果然是個聰明人,不知不覺,我們已經產生了情愫,而且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

隻不過,那會兒,我們家還算富裕,加上,有很多貴族子弟的追求,所以,家裡人,並不是特彆的滿意他。

但是,他想了個好辦法,當著我父母家人的麵,許下了一個承諾。我現在還記得他當時信誓旦旦的表情。

他說,在結婚後兩年內,就要做一個全城的首富,否則的話,他就把他們家的一切都送給我們家,然後入贅過來。

那樣的誓言,是很有魄力,也很有魅力的。於是我成了他的老婆。

婚後,一開始,一切都過的稱心如意,他很寵愛我對我也特好,可以說是美滿幸福。

而且他也很拚命的工作做事業,為了承諾特彆的努力奮鬥。

因為他有頭腦,又很聰明,甚至才一年多的時間,已經把生意做的有聲有色,名氣大增了,他們家的聲音鋪子,也分佈了全城,街頭巷尾幾乎無人不曉。

現在想起來,那幾年,他是多麼的意氣風發,而我也覺得,似乎是天下最漂亮的女人。

然而,隨後,一切都變了。

突然間,寇島的人,侵占了那座城市,生靈塗炭,人心惶惶。

彆說什麼生意了,能夠活下來,已經是萬幸了。

而因為他比較出名,所以,很快就被寇島的人叫去了。

從那開始,他就被人叫做叛徒狗賊,人人喊打。

而我也不敢出家門半步,否則走到街上,就會被人打罵扔東西砸……”

顧老太太,回憶起那段經曆,神色變得淒涼,悲傷,看樣子,依然很痛心。

再次掉下了眼淚。

江南等她平複了一會兒,遞給她紙巾。

她卻冇有要,而是,拿出了一個十分陳舊的手帕,擦了下臉頰。

“對於你們那個年代的人,遭遇的寇島人的迫害,我深感同情,您老也應該受了不少辱罵苦楚。不過,聽你的口氣,您老伴似乎是被冤枉的,是嗎?”

顧老太太立刻說道:“他當然不會背叛大家,更不是什麼狗賊,他是為了正義而戰,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不相信他,而我也信任他,他是真正男子漢。”

“如此說起來,他不過是將計就計而已?”江南問道。

“冇錯啊,他當時是為了讓我們家裡人活下來,就頂著罵名,在敵人的內部,竊取很多有用的資訊,他根本冇有做過喪儘天良的事情,頂多損失的,就是一些尊嚴罷了。可是,如果被寇島的人侵占,那麼,我們還有什麼尊嚴,我們的子孫後代還有什麼?”

老太太有些激動了,咳嗽起來。

年紀大了,身體不如從前了,可是,表情卻是堅毅的。

那一刻,江南還是很佩服她老人家的。

“你說的冇錯,故事講到這裡,我有個問題,那麼你們家和夏陽以及那什麼暗魂區,有什麼關聯嗎?”

“暗魂是什麼,夏陽我倒是知道他。”老太太疑惑道。

“暗魂,我隻知道,是一個當年特工的代號,看樣子,和您那老伴也是認識的吧。”江南說道。

老太太恍然大悟,說道:“對,你說的冇錯,當年,的確有幾個人組織了起來。我老伴和另外兩個人,他們算是領著另外的一群人,悄悄的對付那些寇島人,裡應外合,不屈不撓。”

“我記得,那是一個暴風雨的夜晚,他領著另外兩個人,其中一個是夏陽,另外一個人,好像叫什麼小安還是小周的,我忘記了。我隻記得,他們冒著雷電跑到我家裡,全都濕透了,可是,他們卻依然很興奮。

我給他們拿了熱水,點了燈,還拿了一些吃的。

他們關在了房間裡,聊了大半夜。

我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不知不覺也睡著了,醒過來的時候,是天矇矇亮了。

我老伴收拾好了行李,讓我帶著孩子和家人,先去躲一下,等候他的訊息。

如果他回不來,就讓我不要再等他了。

我當時是特彆害怕的,可是,卻也是無能為力。

我問他發生什麼了,他隻是說,他們準備了那麼久,終於要開始行動了。如果成功的話,就會把寇島的人趕出我們那個城市。

他當時激情昂揚,堅定不移,我就知道,我攔不住他。

我隻好按照他說的去做,到了第二天晚上,響起了槍聲。

時斷時續,就好像是一場場的噩夢。

我一夜未眠,提心吊膽的等待著。

終於到了第三天的早上,一切停下來了。

我聽見有人說,打仗了,但是,那些想擊退寇島的人,死傷無數,很多人的屍體,被掛在了城牆上,甚至還遊街示眾的。

我不敢去看,也冇有勇氣去。我想,他說不定就在其中。

我又等了一個多月,依然冇有他的訊息。

有人勸我,說他應該在那場戰鬥中,離開了人世。

因為當時那麼多人被亂槍打死了,冇發現他的屍體也很正常,還是要想開一些,千萬彆有太多負擔,繼續好好的活下去,纔是真的。

後來,我們以前的家,就被人給洗劫一空了,當然是寇島的人派來的。

好在,我們家裡人都躲起來了。

我和孩子們,相依為命,艱難的過了一年多,再也冇有他任何的訊息。

我雖然心中抱著殘留的一絲希望,可是我知道,那樣會特彆的渺茫,甚至是在自欺欺人。”

顧老太太淚水已經模糊了,聲音哽咽,似乎冇辦法繼續講下去了。

江南十分感歎,如果真的身處那樣的歲月,又該如何去麵對這一切呢?

“後來呢,怎麼樣了?”他還是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情。他果然是個聰明人,不知不覺,我們已經產生了情愫,而且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隻不過,那會兒,我們家還算富裕,加上,有很多貴族子弟的追求,所以,家裡人,並不是特彆的滿意他。但是,他想了個好辦法,當著我父母家人的麵,許下了一個承諾。我現在還記得他當時信誓旦旦的表情。他說,在結婚後兩年內,就要做一個全城的首富,否則的話,他就把他們家的一切都送給我們家,然後入贅過來。那樣的誓言,是很有魄力,也很有魅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