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幻想書閣
  2. 短文集合地
  3. 我想吻你02
棒棒糖a 作品

我想吻你02

    

舒桉在他眼裡看到了自己。他不自在的咳了一聲,“說話就說話,突然湊那麼近乾什麼....”簡信冇動,“快點,答應哥”“行行,我答應你”舒桉不太敢直視簡信,隻能答應這不公平的賭約。操場人群滿患,響著激進的歌曲,廣播裡溫柔的聲音還在說著,人群-陣陣呐喊著加油,甲組還剩下最後一圈了。簡信還在看著舒桉。“桉桉,我看見了”簡信的聲音很輕。“什麼”舒桉忍不住追問,聲音也不自覺放輕了。“你的眼裡...有我”一句話,...-

乙組的選手上跑道了,簡信站在第四個位置。

彆人都在做著熱身活動,隻有簡信,一直跟舒桉比劃著,絲毫不緊張。

要開始了,簡信伸出食指比了個“1”,提醒舒桉答應自己的賭約。

舒桉笑了,回了個“ok”

槍聲響了,簡信搶到第一位。

明明說了不陪跑的,但舒桉看著簡信漸遠的身影,不自主的跟跑了上去。

簡信餘光瞟到了他,又驚又喜的偏頭看了他一眼。

“好好跑,不許講話”舒桉生怕他跑一半和自己聊起來了。

簡信麵上不顯,心裡即將傾泄的情緒快要收不住了。

如果拿到了第一......

舒桉就這麼陪著簡信一起跑。

班裡的人都在大聲為他加油,為他們加油。

“加油啊信哥!”

“你是最強的!信哥”

“我們也來陪你!”

接著,班裡的大數男生都衝到了舒桉的身邊。

“桉哥,我們一起陪信哥跑

舒桉笑笑,“好”

少年啊,張揚的姿意,沸騰的熱血。

於是,這成了一場屬於少年們的馬拉鬆。

女生們都被感染的熱血,為他們呐喊著。

“加油啊”

“大家都加油啊!”

就連評判席上就座的老師都在討論他們——

“這是哪個班的,團結性這麼高”

“是啊,我還頭一次見這種”

“誰說不是呢

在一聲聲加油中,1500m隻剩下最後兩圈了。

簡信還是第一,第二緊跟窮追不捨。

不行,第一必須是自己的。

簡信趁拐彎道的時候看了一眼陪跑的人群。

有人不行了,隻剩下幾個,領頭的,是舒桉。

隻要舒桉在,他就能拿第一。

“信哥!加油!加油”

“衝啊,信哥!”

如果能聽到舒桉喊聲“信哥”,那該多好。

隻剩最後300m了。

簡信和第二名甩不開距離,兩人都在發力衝刺了。

“信哥!”是舒桉“我要第一!”

是舒桉喊的,舒桉喊了自己“信哥”!

簡信就跟腳底下突然裝了加速器一樣,猛的甩開了第二名。

“啊啊啊信哥甩開了

“穩住啊!”

舒桉抄了個道,來到終點站等著他的第一。

最後一百米。

簡信看到了前方他的舒桉在等他,歡呼中的人群他隻能看得見他一個人。

好像無視了周遭的的一切,整個世界隻剩下了簡信和舒桉。

少年鮮活熱烈,奔向自己的少年。

簡信一股勁衝向舒桉,給他撞開了幾步。

舒桉把簡信接了個滿懷。

荷爾蒙的魅力在此刻儘顯。

耳邊是簡信稍急促的呼吸,不一會兒,一抹緋紅爬上了耳梢。

很靜,靜的兩人的心跳聲震耳欲聾。

簡信的下巴墊在舒桉肩上,看著那害羞的耳朵。

情感呼之慾出。

你要的第一,我拿到了。

那我要的呢?

-”舒桉生怕他跑一半和自己聊起來了。簡信麵上不顯,心裡即將傾泄的情緒快要收不住了。如果拿到了第一......舒桉就這麼陪著簡信一起跑。班裡的人都在大聲為他加油,為他們加油。“加油啊信哥!”“你是最強的!信哥”“我們也來陪你!”接著,班裡的大數男生都衝到了舒桉的身邊。“桉哥,我們一起陪信哥跑”舒桉笑笑,“好”少年啊,張揚的姿意,沸騰的熱血。於是,這成了一場屬於少年們的馬拉鬆。女生們都被感染的熱血,為他...